趣人帮注册加盟中心
新闻详情

聋哑外卖小哥无声送餐:月送600份,准时率100%

小夏在和用户确认订单。图/作者摄


停好电动车,拔出钥匙,夏吉祥小跑着进了一间海鲜餐厅。空气中都是海腥味,地面湿漉漉的,服务员四处走动忙活。拐了几个弯,夏吉祥来到了厨房边上的冰柜旁。

他取出了一个打包好的外卖袋,看了看手机,又继续在冰柜中找。确认没有另一个袋子后,他折回取餐口,看着一个穿着西装打着蝴蝶结的服务员,欲言又止。服务员在不停地打出新的订单,头也不抬。夏吉祥举着手机想给他看屏幕上的订单编号,左站站,右站站,都没有成功引起他的注意。

旁边,一个外卖骑手斜靠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,高喊“我的是5、6、7”。一个相识的服务员路过,一拳捣他,他哈哈地笑。

夏吉祥没办法这样,他是一名聋哑骑手。在北京朝阳区的饿了么北辰外卖站里,同事们都叫他小夏,也有人直接叫他哑巴。

小夏今年29岁,老家在吉林省长岭县。

7岁那年,小夏发了场高烧,父母送他到乡镇上的诊所看病,没想到注射青霉素后,由于过敏他的右耳几乎丧失了听力,左耳也属于半聋状态。“当时爸爸妈妈很难过,就一直喊我名字,但发现我根本没有反应后,便十分悲伤”。夏吉祥在手机上打下这些字,给周刊君看。此后,他也渐渐丧失了语言能力。

因为这,小夏受到了邻居小伙伴的欺负。“他们就用小石子扔我”,过了一会儿,他又笑着“说”,“小时候嘛,孩子都这样。”

父母不得已接受了这个事实,把小夏送到吉林省特殊学校学习。18岁,小夏高三毕业后入天津理工大学聋人工学院学习计算机专业。

小夏摁了门边的按钮,进入订单用户所在的大楼,径直向前台走过去。他熟稔地在登记本签下了他的名字等信息,前台的工作人员问:“送到哪里?”他指指楼上,又指指外卖订单。工作人员一脸惊讶,尴尬地笑笑。

“我毕业后一开始干的是跟专业相关的工作,参加校园招聘,进吉林省某食品公司做了仓库员。”在送餐途中的电梯里,小夏告诉周刊君,因为工资低,一个月才两三千元,干了三年多以后他辞职了。



当骑手前的小夏。图/受访者提供


这是12月18日中午1时许。不停有人上下电梯,高声谈论。小夏戴着口罩,倚在扶手上,面无表情地看着电梯镜子中的自己。他不时掏出手机看订单后台,屏幕上显示“距用户期望时间剩余1分钟”。

电梯门一开,他一步跨出来,喘着粗气在楼道里找门牌号,周刊君在其后小跑跟上。他特意编辑好的模板短信已发给用户,“您好……我是配送员,一名听障人士,不能和您用语言交流。您的外卖快到了,麻烦您来拿取一下,谢谢!”

找到房间,敲门,用户取餐道谢,他微微鞠躬。客户刚把门关上,他马上拿出手机看新订单,“近单!”他笑了。

但这一次的“近单”并不顺利。目的地在奥体中心,他骑车绕着体育馆认真地找,转了几圈后才找到一家没有门牌号的公司。他推门进去,办公区有人在开会,他拨通电话,响几声就挂断,再发了一条短信。没人回复。前台没人,他焦急地左看右看,往办公区望了又望,但最终没有往里走。

过了大概五分钟,一个人走出来,“哎,是不是外卖啊!”小夏赶紧递上去,松了一口气。

“我那时也生气,正忙的时候有人老给我打‘骚扰’电话,响几声就挂,我打过去又挂断。”在朝阳区惠新里工作的小张也遇到这种情况,由于她不习惯看短信,所以最后碰巧要出去才看到在门口等了十多分钟的聋哑骑手。“后来看到短信,觉得特别难受。”小张说。

“很抱歉,没有及时看到短信。”“加油!”“好暖心!”小夏给周刊君看订单后台的消息,这些来自用户的善意让他不由得露出了笑容。

招聘他时,北辰外卖站站长翟小勋对沟通问题不无担忧,“但人家是正儿八经的大学生,又有这方面的工作经验,我就打消了顾虑。”

从食品公司辞职后,小夏先是当了两个月的麦当劳外卖员,后应聘成为饿了么外卖小哥。他是第一个进入吉林长春桂林路站团队的骑手,“那边学生多单子多,很猛!”小夏回忆,当时每月有1000单左右,9块钱一单,没有好评补贴。

半年后受领导信任和重视,他当上了站长,“领导说我打字很快的,我就用电脑用五笔输入法打字跟大家沟通。”

但站长并不好当。由于管理不严,当时订单超时、差评都不扣钱,站内的36个骑手多懒散。“上线人数少,许多订单都超时,还有几个人请假几个月。”小夏“说”,站长当了5个月左右后,季度考核数据不好,他提出辞职。领导挽留他,但他心里过意不去,还是选择离开。

2017年,他辗转来到了北京。

“开始我根本想象不到他是怎么送的,但小夏每天都能准时送到客户手里,我很惊讶。”翟站长告诉周刊君,小夏是个很敬业的人,工作能力比大部分人都要强。11月,小夏共完成621单,配送准时率为100%。



小夏近照。图/受访者提供

午后2时许,阳光明媚。小夏仍在送餐的路上。

从上午10时上线至今,他没有喝过一口水,也没有停下来歇息跟人插科打诨。他骑车比很多骑手慢,每拐个弯,都提前减下速度左右看看。走在非机动车道上,对面远远的有小车驶来,他停在路边等。不管前面堵不堵,他从不摁喇叭催促。

他戴了助听器,他“说”很安全,50米外能听见汽车喇叭声。

但他的父母不这样想。“妈妈,今天下雨了,送餐不太安全。”——“你听不见,什么天都不安全!”

父母担心的,还有小夏的婚事。小夏之前谈过恋爱,但对方要求在上海买房,没几个月两人就分手了。

“我喜欢善良的女孩,有责任心,互相理解包容、信任,一起孝顺双方父母。”过了一会儿,他感叹“道”:“真心想找一个能陪伴我的女孩一起过日子,相爱到白头。”

他喜欢运动,喜欢打篮球,也喜欢看书看电影和旅游。北京的景点中,他最想去十渡玩。但当骑手没假期,他一直没去过。他不知道自己是否会一直留在北京,如果挣不到钱的话他就回老家了。

偶尔,他觉得自己也是一名大学生,当骑手有些委屈。但他很想得开,“我们之所以迷茫烦躁,是因为太在意别人的眼光,给自己加了无数的枷锁。”觉得累时,他提醒自己,“生活不易,却也从来不难。坚定不移地遵从自己的内心,做着自己喜欢的事,又如何会累?”

在北京,小夏现租住在北五环外。两人间的床位房,每人每月房租1100元。今年7月之前,他住在北三坏,也是床位房,但每月房租是800元。那是在北京等一线城市房租暴涨之前。

他想养只小狗。从小看动画片,他很喜欢小动物。他的手机壳,上面印着小猪佩奇。朋友圈里,他发了几张小鸭子的照片,“哎呀,对它们软软的胸脯毫无抵抗力。”

小夏之前想做程序设计,他“说”自己学计算机16年,光“C#1”程序就学了8年。但对于为什么没能从事此职业,他怪自己,没出去好好找。

他准备近期离职,去考驾照当滴滴司机。“我真的好想当一个滴滴司机,多自由!”小夏观察和思考过滴滴行业,认为它有庞大的用户和市场。他也查询过,聋人考驾照在国内一些大城市已开展多年,“有听力障碍人员在佩戴助听设备后,双耳分别距音叉50厘米能辨别声源方向,即可申请小型汽车C1和小型自动挡汽车C2准驾车型。”

小夏信心十足,“只要认真学习,符合相关的要求,聋哑人也是可以拿到驾照的。”

晚六点,夜幕四合。

小夏送餐时顺道送周刊君去公交车站,离别之际,他双手合十表示谢意。不一会儿,他发来一张刚拍的风景照,“上车了吗?今晚景色很美。”


1.jpg

榴莲新利18体育app苹果版商业模式

榴莲新利18体育app苹果版介绍